財金觀點 | 吳曉求:恢複信心、穩定預期,是當前政策的重點-北京幸运5网站

貨幣金融係

財金觀點 | 吳曉求:恢複信心、穩定預期,是當前政策的重點

時間:2022-05-11 19:00     作者:     來源:      點擊:

【導語】

5月11日,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駐華代表處和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IMI)共同主辦的“2022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經濟展望報告》發布會”以線上視頻會議的形式舉行。中國人民大學原副校長、中國資本市場研究院院長吳曉求出席會議並發表演講。他指出,影響中國經濟未來發展變化的因素可以分為長期和短期,短期因素集中在如何平衡疫情防控與經濟民生、如何利用短期經濟政策為中小企業紓困、全球大宗商品價格波動三個方麵,長期因素則包含中國市場化改革、政策的穩定性與連續性以及國際關係變化可能帶來的影響。

當前,新冠疫情與烏克蘭危機正在影響中國乃至世界經濟的發展。從短期看,奧密克戎的高傳染性給世界帶來很大困擾,同時,烏克蘭危機對全球地緣政治和全球政治架構帶來了深遠影響,正在影響經濟全球化、貿易自由化與投資便利化。我們要深刻認識全球地緣政治未來變化趨勢對中國的巨大影響。這場烏克蘭危機引發西方世界對俄羅斯經濟、技術、金融、貿易等方麵的全麵製裁,使得世界變得更加動蕩,更具有不確定性。麵對這樣的國際環境,我們應該以長遠的戰略眼光來分析中國經濟的未來走向。

中國政府將今年中國經濟增長目標定為5.5%,現在看來有很大困難。今年一季度GDP按照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同比增長了4.8%,總規模超過了27萬億元。由於內外部因素的巨大影響,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在內的國際機構再次調低了全球經濟和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期。

影響中國經濟未來發展變化的因素主要分兩部分:短期因素和長期因素。


一、短期因素

第一,如何在經濟、民生與疫情防控之間做到協調平衡。如何在防控奧密克戎新冠疫情的同時,又必須保證經濟運行的基本秩序,保民生、穩增長,對我們來說是重大考驗。當前上海仍然處於防疫的關鍵時期,上海是中國經濟的中心,也是亞太地區非常重要的經濟樞紐,對中國經濟乃至於亞太經濟的發展都十分重要。中國一些大城市也出現了區域性疫情,如何科學應對疫情是我們當前麵臨的重大問題。經濟活動是聚集的,在互聯互通時代,如果產業鏈與價值鏈斷裂,經濟活動一定會受到影響。

第二,如何通過短期經濟政策讓小微企業生存下去。近期針對中小微企業的紓困政策正在實施,要讓小微企業在困難時期存活下來。

第三,全球大宗商品價格出現了大幅度波動,這對中國經濟來說是嚴重問題,因為中國經濟對能源等大宗商品的需求非常大,同時,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國際貿易國,進出口貿易規模大,中國經濟的對外依存度高,對外部大宗商品價格的波動敏感性強。

所以,從短期來看,影響中國經濟的主要是這三個方麵因素:一是如何在防控疫情與保民生、穩增長之間做到協調平衡;二是如何應用短期經濟政策扶持小微企業;三是全球的大宗商品價格出現大幅度波動。這些都會影響經濟運行的基本秩序。


二、長期因素

第一,如何進一步推進中國市場化的改革,進一步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體製。我認為,長期來看這是十分重要的。中國40年的改革開放的成功經驗,實際上就是因為走了市場化改革的道路、走了開放的道路、走了國際化的道路。基於中國國情,我們形成了一種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首先是“市場經濟”,也就是說我們的改革要充分尊重市場經濟中的基本原則,比如分工、交易、自由市場、市場主體平等性、信息透明度、資本的作用、競爭中性原則等,要重視製度對中國經濟的深遠作用。

不少學者非常關注短期政策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我認為,調低利率、調低存款準備金率、減稅等短期政策雖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要朝著市場化方向來深化我們的體製、規則和製度,進一步完善法製。中國經濟基礎是很好的,但目前存在預期減弱的問題。我們在判斷中國經濟困難時有一個“三重困難”,其中預期轉弱最為重要,因為預期轉弱預示著經濟信心的下降,會嚴重影響投資和消費。

預期和信心主要來自於法製和製度。所以深刻的法治精神和規範的、適合於本國經濟發展的、符合現代市場經濟理念的製度很重要。我對中國經濟基礎麵不擔憂,我擔憂的是影響人們信心與預期的製度因素。短期政策對信心與預期影響較小,隻有堅定不移地朝著市場化方向改革,不斷完善我們的市場經濟體製,不斷地擴大開放,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第二,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會影響中國經濟發展。我們的政策有時變化太快,經常都會有新的經濟名詞出現。這些新名詞容易讓人猜測經濟又出現了什麽新動向。在經濟學術語中,我們已經有足夠多、足夠成熟的名詞了。我們要高度關注政策的穩定性與連續性。根據疫情、經濟增長目標和國際形勢的變化,政策當然可以調整,但調整的基本原則是保持市場化改革的基本方向,大方向是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要保持政策的基本方向不能變。中國經濟已經是超過100萬億人民幣的巨大體量,這樣體量的經濟是很難適應過快的“轉彎”速度。政策的巨大調整,投資者會對未來經濟持有觀望的態度。我們要構建一個穩定的預期機製,給市場以充分信心。

2015年的“8·11”匯改被寄予很高的期望,認為很快就會實現人民幣可自由交易的改革,實現人民幣國際化,所以IMF2015年11月投票提升了人民幣在SDR中的比重至10.92%①,因為,國際化會對中國匯率製度市場化改革有較高的預期。後來由於種種原因,外匯儲備迅速下降到3萬億美元,這其中的原因有人說是改革的步伐太快、幅度太大,但我認為,要思考為什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人們會用人民幣兌換掉了9000多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原因在於“憂慮”。我們的改革要解決投資者乃至所有社會成員的憂慮。隻要信心與預期穩定了,人民幣自由化改革與金融對外開放也就安全了,否則會出現嚴重問題。

“8·11”匯改給我們很大的警示:要完善法製,進一步推動經濟體製的市場化改革,讓中國的投資者對未來充滿信心。中國的經濟結構當前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內生性增長明顯增強。2006年中國經濟對外依存度67%,2015年為40%左右,2021年已經降為32%,這說明中國經濟內生性資本的重要性在逐漸提高,起到了主導作用。當時9000億美元外匯儲備的減少不是外資大規模流出引起的,而是內生性資本對中國經濟有所憂慮導致的。所以,我們工作的重點就是要讓人們有良好預期、有信心。

第三,國際關係的深刻變化會對中國經濟帶來長遠影響。這種變化,我們很難用過去經濟全球化的視角來看待,我們主張投資便利化和貿易自由化,中國也在這樣的背景下獲得了很大的發展。當前有人主張的全球化已經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全球化,是一些國家的集團化。隨著地緣政治的變化,中國經濟會受到怎樣的影響,是我們要深刻思考的。

從長期看,麵對美國等西方國家對地緣政治、全球化的挑戰,我們要有底線思維。當前的世界秩序已經受到了嚴重破壞,國際規則似乎也可以被任意踐踏,這可能對中國經濟帶來潛在的、巨大的、長遠的風險。


三、中國經濟的發展願景

我認為,中國擁有良好的經濟基礎麵。未來隻要我們對內走市場化改革的道路,對外擴大開放,同時處理好與歐、美、RECP等多邊和雙邊關係,中國經濟在全球中仍然具有巨大競爭力。


整理人:劉嘉璐

① 2022年5月11日,IMF執行董事會一致決定,將人民幣在SDR的權重由10.92%上調到12.28%。——作者注